ss

无糖牛奶巧克力 第八章片段试译(无授权)(中)

刀。含血腥暴力情节。虐衫预警。

原作:Sugarless Milk Chocolate by Starrylitme (ao3)

大量词句不通和胡乱翻译,欢迎纠错提建议哈。

 

痛感逐渐可被忽略,但没变的是Sans攻击和躲闪明显的滞后,特别当对比了孩子轻松却繁复的动作。用骨刺或用炮火,他还是击中了几次。但他无意义地耗了过多魔力在把祂丢来丢去上,似乎他太过想和那该死的小鬼保持距离了。

“你看起来好累呀Sans,”在他侧步躲过又一刀时,Chara说,“你速度又慢下来了。我都已经放了点水。这可不是你懒惰的借口。”

而这不是最恼人的地方吗?

Sans没忍住回敬了一梭子激光炮。虽然效果不甚理想,炮火间孩子设法坚守了阵地,模样上也没比原来糟到哪去。

“你为什么不去躺一会儿呢?”祂漫不经心地问。“看着你该歇一歇了。”

他瞪回去,因为祂说中了。

“叮”的一声,Chara感到灵魂被冰冷的魔法抓住,祂又被抛向一扇窗。玻璃再次碎了,祂退身躲闪刺出的骨头时,大概有些碎片刺进了皮肤。

Sans将他甩上天花板。接着是墙壁和窗。如此反复。血液弄脏了破碎的彩窗。*要不是Sans把祂拍在石砖上敲出了几颗牙,祂能为这个双关笑出声来。

Chara仍是支起身子,躲开每根骨头。

 祂指尖溅满血点。祂注意到一处伤口中卡了一小块玻璃。那里抽痛着,但祂没去管,快步冲到Sans身后,再一次尝试剖开那副骨架。这次他躲得快了点——但也不及从前。

“你该去躺会儿了Sans,”他躲着刀子时祂实事求是地说。刀尖划到布料,祂提高了声音,“你好像真的很累啊。”

Sans左眼闪起黄色,又把祂丢向柱子。

反复的撞击。攻击模式一模一样。这开始有些乏味了——可接着,从Sans的魔法中,祂感到有什么东西烧的比以往更加明亮烫热。

那是绝望。Sans的绝望。从他的魔法中祂也曾感受到过他的情绪——主要是愤怒,通常伴随猛烈的怒焰,接着,魔法开始不稳时,纯粹的疲惫——但跟这个不同。这样强烈的绝望,通常只短时流露。他是多么冷静,那沉着自信、悠然自得的外表,既是为他自己,也为让祂们更易被挫败。

即便如此,得知Sans的真实感受仍是令人兴奋的——他攻击中传出的情感多么原始且纯粹。就像现在,特别是现在。祂如此真切地体会到Sans的心绪,几乎就像自己的心情。

祂的灵魂跳个不停——火红滚烫的决心在血管中涌动,一次心跳间Chara就明白自己必须杀掉他。或许过些时候,祂能心甘情愿为他而死,但不是现在。绝不是。

Sans正绝望的反击。但祂决心要他的命。

不算之前无数个时间线,效果也一定相当明显。即便祂得重置,一次又一次地砍他——

“你真心不觉得累吗你这个怪胎?”

Sans的耐性和持久力相当不错,可他也有极限——那是数不尽的死亡和轮回——影响显而易见,即便一道疤也没留下。

Sans已在出汗发抖,眼窝中的光点都明灭不定,不能聚焦。Chara沉着而冷静,只微笑着看他调整呼吸,强迫自己站稳。骨头的喀嚓声仍在走廊中回荡。祂很好奇他的牙齿是不是也在打颤,但他笑得太僵了,实在看不出来。

不过,这无所谓。祂照样会杀了他。无论多少次。

“又砍到你啦!”祂说着,躲过Sans很勉强才放出的第一波攻击。飞来的骨头更难预测且来势更猛,未成型魔力溃散于空气,刺鼻得几乎可感,全是绝望和痛苦。

这几乎足够叫祂哭了——当然,空气中的魔法已灼热到逼出祂的眼泪——但祂的灵魂仍是干燥的,不是吗?不是吗?

“又砍到了。”

Sans仍在躲祂的刀子,他早已十分熟练,即便动作开始不畅,每当他们对视时,他的怒视也逐渐阴沉。祂不断重复念着,好像只记得这一句了:

“又中一次。又中一次。又中一次。”

别,别,别——他的魔法如同在这么说。但Sans只咬紧牙关,拼命攻击。他杀不了祂。这次不行。祂会杀了他。杀他一次又一次。

“又砍中啦!”

刀刺进他的胸骨。Sans发出哽塞的喘息,一道红从颤抖的嘴角流下。一时间,那道红和他眼中光芒停滞的样子让Chara僵住了,如同什么无形的东西将祂箍紧。

然后,过了一瞬那光点便扩张了,同时伸开的还有他痛苦的笑。Sans看上去精疲力尽。

“又中一次,”Chara低语,祂重置时Sans只任命地闭上眼睛。世界移位,他甚至没听见祂下一句呢喃,“那之前,这是最后一次了…”


 

(未完待续)

 

*原文:Blood stained the cracked stained glass.

stain:弄脏

stained glass:玻璃彩窗

双关苦手抱头大哭…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