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

请求

幸好没升级...

Flesh•Iron•Camellia:

真的大力恳求,刷TAG看着太难受了 @LOFTER官方博客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棒哭啊啊啊啊啊

ModestBreeze:

(10.17一直有朋友反馈图片太小,拖了很久终于更换图源)

summary:人死后灵魂并不会立刻离去,牠们会暂时停留一会儿。康纳墨菲的鬼魂看到了这一切的开始与结束

OOC预警!!!!大量捏造!OOC预警!对康纳都是我瞎编的!(惨叫)





碎碎念:参考了《天蓝色的彼岸》设置,这个真的拖了很久……。

最后选择手绘线稿电脑上色…双色上!

之前的hug其实就是这篇的一个尝试……造型和分镜上都比较近似,小鱼概括为活着有意思和死了没意思(笑了)

说这个故事ooc是有原因的!

先是第二人称(惨号)十三给纠正了不少人称错误。第二人称本身就很容易ooc而且这还是个看起来第二人称的第一人称。

然后塞太多自己的东西了!对家庭、对自杀的想法,青少年嘛,dramatic(里面的dramatic还写错了,因为是油画棒写的扫描上去的实在改得很不方便)teenager,自己也是其中一员。

但是我并不觉得be drama有什么不好意思或者因为不drama而感到优越……用四年前的文字(rio青春期)来说明:

  你不甘心,因为你从不觉得这是一件“不过如此”的事,即使是幼稚的,即使它们在悖论空间以及无数时间轴中是如此的渺小及微不足道,甚至太过看重它都是一件令人发笑的事,但是你在乎。

 

  你非常在乎。你会将它看得比游戏的输赢还重要。它们是复杂的社会关系的一部分,有许多著作与电影来说明它们的重要性。但更重要的是,你会因为这件比起悖论空间以及无数时间轴如此渺小及微不足道的事开心、愤怒、失落、难过。


希望不是个悲伤的故事吧!一切都会过去的!没法说事情会变得更好或变得更坏,但唯一能肯定的是,事情会过去的。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

Before they call him a man

才能被称为真正的男人

How many seas must a white dove sail

一只白鸽要飞过多少片大海

Before she sleeps in the sand

才能在沙丘安眠

How many years must a mountain exist

一座山要伫立多少年

Before it is washed to the sea

才能被冲刷入海

How many years can some people exist

一些人要存在多少年

Before they‘re allowed to be free

才能获得自由

How many times can a man turn his head

一个人要多少回转过头去

And pretend that he just doesn‘t see

才能假装什么都没看见

How many times must a man look up

一个人要仰望多少次

Before he can see the sky

才能望见天空

How many ears must one man have

一个人要有多少只耳朵

Before he can hear people cry

才能听见人们的哭喊

How many deaths will it take

要牺牲多少条生命

‘Till he knows that too many people have died

才能知道太多的人已经死去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g in the wind

答案啊 我的朋友 在风中飘扬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答案它在这风中飘扬

开玩笑这个坑,每次好不容易要爬出来,就被酱油大的更新临门一脚踹了下去
然后痛并快乐着继续挣扎

异色黑塔鬼改写(二)【重发】

改了改当年的文。

改编自starrulet的漫画,胡乱翻译的,不是每句都对的上。

内容是漫画第九章part3(愚人节版本)。剧透注意。

文笔还是小学生。

------------

  罗马诺盯着绳梯还在摇晃的那半截,半晌终于道:“……他都不问我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 

        虽然早料到结果,被小看的滋味还是不好受。

  他叹了声,算气闷也算无奈。“他性子可一点没改。” 

  “只是些小习惯没改,就此不能断定他真的没变啊。” 

        他斜瞥了眼身旁的褐色卷毛,心里不禁嘀咕,你又来了——硬扯开话题好泼人冷水。

  “咱们还是回家吧。又帮不上什么忙。他自己都这么说的。” 

        “给我回来西/班/牙。”

        深褐头发抽身要走,被他一把拉住。

  “我话就搁这儿了。今天我们必须留下。”

        都说了,就这个没得商量。这宅子里的荒唐事必须了结。

        无论为哪个理由,面上的还是心里的。不惜一切代价。

        管我兄弟喜不喜欢。

++++++

  “我们这么番折腾就为了帮你弟,而意/大/利他-" 

  “他根本错了。他错得离谱。”

        金棕头发语气坚决:“他太勉强自己了。他自以为没问题,但你瞧,这破房子已经困了他这么久……”

   西/班/牙不为所动。

        “他看着像明白自己在干什么。而你...”

        他眯起眼,看透什么般:“你估计不是真要救他,是想借这个机会逞逞英雄吧。” 

  对方甩了他一个白眼。“嗬,你是会这么想。” 

  这反应好像比他预计的和缓。

        就如穷人最爱钱、丑八怪最在意容貌,作为相对“无能”的意/大/利化身,要在平日,眼前这家伙但凡被质疑能力,指不定怎么吹胡子瞪眼。

        今天是怎么了?

        西/班/牙盯着他,但那双湛蓝的眼睛没一点心虚的样子,镜面般把投来的怀疑悉数返还。

        所以,这次他是真心要救他哥?——不过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他想着,决定先把话讲清楚点。

  “从你跟我说的那些来看,那群人是昏里昏头就这么全进去了。我可不想去招他们。你爱干嘛干嘛,反正我要走了。” 

  “那你是忘了最初为什么来吧?西/班/牙,你的车钥匙还在我这儿呢。” 

  “……”

        好吧,忘了这个。

  西/班/牙终于想起他那辆还扔在野地里的兰博基尼。那是新车,车龄不足一月的定制版,宝石蓝车身给绿茵衬得那样鲜亮惹眼,足够令每个撬车贼一见倾心。

        这样,他就被拴死在这地方了,想回也回不去,还得帮这家伙出风头。

        呵,罗马诺 ,你很能呀。但你以为我这么容易上套?走着瞧吧。

     “我们得帮他们。” 金棕头发转回正题,先一步走到井口,探身下望,那块相距甚远的地板只有一小角蒙受了日光的临幸。

  “…要我们能找到下去的方法…” 

        ...下去的方法?

        这还用找?只稍豁出去点...

        西/班/牙皱了皱眉,却没再挖苦什么。机会难得。

        原谅他的报复吧。谁叫这次他真被惹火了呢。

++++++

        “这很简单啊。”

  “真的?我以为你-” 

  不会好好帮我呢,罗马诺半句没出口,背后一股推力。

        黑暗。失重。 

  错愕和惊惧在脑内搅作一团。某一瞬被背叛的感觉梗在胸腔,但接着他明白过来,以西/班/牙的个性就会这么做——只要他不知道。

        那件最重要的事,为骗他下水,特意瞒了他。

     呵,不成想是咎由自取。

        他最后的悔意撞上石砖,碎作千万片。已无意义。

  

++++++

    

   西/班/牙踢起井边第二十五块石头,终于沉不住气了。

   “…罗马诺?” 

  没人回应。 

   “罗马诺!” 

  深井那边只传来空旷的回声。 

  伤口恢复不会用那么长时间。他怎么还没反应?

        那家伙难不成真动气了,故意不理他?

     呵,他承认这恶作剧过火了些,但他总体是没做错的,这法子确实快,虽然疼了点。

        我们又不是普通人类,轻易死不了,在乎这个干嘛。

       ——所以,你心慌个什么呢?

       西/班/牙这么跟自己说,但不安感还在膨胀,没一点停下来的意思。

       算你赢了,他暗想。走到只剩几节的梯子边上,他试探着踩了几脚,绳索粗而结实,想必若没断掉,他们平安地下到井底是不会有问题的。

       他顺着爬下去,到最后一节,犹豫一番,还是咬牙松了手。

       短暂的失重,背上传来的痛感比预料的强些。他挣扎着站起身,拍掉外套上的灰尘。

    井底比想象中幽暗许多,一时只见那一角刺目的阳光。

       他静等眼睛适应黑暗,又喊了一句: 

  “罗马诺?” 

     声音碰在潮湿的砖墙间,激得井底空气震颤。余音回荡,许久,一切终复寂静。 

        无人回应。

  他环顾四周,灰绿色瞳中尚存慵懒与镇定——直到视线撞上那个倒在暗红里的人影。 

  “罗马诺??” 

  他克制不住手的颤抖,翻过那具以奇怪角度扭曲的躯体。正午的阳光洒下,照亮已变形的头部和隐约露出的白骨。

       没一点自愈的迹象。

       红泊泊流淌,给黝黑的砖石衬得鲜亮惹眼,煞是好看。

        【罗马诺  脱队】 

     fin.

  

黑料理早餐。

第二张。最近有些松懈,不能偷懒啊。@

美术作业。发在这起码可以督促自己一下。

异色黑塔鬼扩写(二)

同(一),由onerandomnameindeed的条漫改编。侵删。
——————————
  罗马诺愕然望着井底,对那截从中断开的绳梯沉默几秒,终于懊恼似地吐出一句:“……他真不开玩笑。 ”
  他叹息道:“他一点都没变。”
  “不过一些小习惯未改,不能代表他真的没变。”
  瞥了瞥他皱着眉的同伴,深褐头发继续说下去。
  “来吧,我们回家吧。他不需要我们。他自己都这么说了。”
  “西/班/牙,先进去看看再说。我们要留下。”
  “我们来这一趟就是为你弟弟。但意/大/利-"
  “错了,西/班/牙。他错了!”
  突然升高的语调让西/班/牙惊讶了一下,他察觉到他的同伴不太对劲。但他最终判定这只是那家伙又一次的固执作祟。
  “他需要帮助。他在这里被困了这么长时间……”
  西/班/牙不为所动。“他看上去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况且,”他像看透什么似地眯起眼睛,“你这么做一定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耐。”
  他等待对方被戳穿后的恼怒,却只收到带些愤愤不平的瞪视和“当然你会这么想了” 。
  西/班/牙盯着他,但没在那双湛蓝的眼睛中看到一点虚心的征兆。这次这家伙是真着急?就算这样,西/班/牙觉得自己该做些申明了。
  “从你告诉我的来看,所有人都进去了。我可不想去应付那帮讨厌的家伙。我要回家了。”
  “假使你忘了最初是什么使你来这儿。西/班/牙,你的车钥匙在我手上。”
  “……哦。”
  西/班/牙终于想起了他那辆还停在野地里的兰博基尼。那是车龄不到一个月的定制版新车,宝石蓝的车身与绿茵映衬得那样漂亮惹眼,足以让偷车贼一见倾心,为得逞目的不择手段。权衡利弊后他无奈地发现,无论多不情愿,现在只能任由罗马诺发号施令了。
   “我们要帮他们。” 罗马诺转回正题,似乎对他的表情很满意。
  他看了看脚下的断梯,喃喃着:
  “…如果我们能找到下去的方法…”
  西/班/牙皱了皱眉,却没再挖苦什么,一脸确信地说:
  “这很简单。” 如果你坚决要下去。
  “真的?”罗马诺有些惊讶了,没想到西/班/牙会实质性地帮忙,“我还以为-”
  话音未落,他便感到背后一股推力,紧接着是黑暗和失重感。
  错愕与恐慌将他的脑海搅成乱麻。一瞬间,被背叛的感觉梗塞了胸腔,但下一秒他意识到这正是西班牙会做的——只要他不知道那件事。
  糟了,我还没告诉你——
        他最后的意识被井底石砖击为碎片,甚至来不及感受地面的潮湿。
 
   
   西/班/牙等了许久,终于有些不耐烦了。
  “…罗马?”
  无人回应。
  “罗马诺!”
  井底只传来空旷的回声。
  伤口恢复的时间不该那么长。为什么他还没回应?
  他承认带着不满做了个有些过火的恶作剧,但他也不想看着那家伙磨磨蹭蹭下不了决心。难道那家伙真生气了,故意不理他?大概如此,也只能如此。毕竟身为国家,我们不会死。
  西/班/牙尝试用这些话说服自己,但胸中的不安依旧膨胀 。
  算你赢了,他暗想。他试探着踩了踩只剩几节的梯子,绳索粗而结实,想必如果没断,平安地下到井底没有任何问题。他顺着爬下去,到最后一节,咬着牙松开了手。
  短暂地失重后,背上传来的痛感比预料的强烈些,他挣扎着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井底比想象中黑,一时只有太阳投下的光格外刺眼。他静等眼睛适应黑暗,又喊了一句:
  “罗马诺?”
  声音在空旷潮湿的地下室回荡,终于复归寂静。 无人回应。
  他环顾四周,灰绿色瞳中尚存慵懒与镇定——直到视线与倒在一片暗红里的人影相遇。
  “罗马诺??”
  他无法克制手的颤抖,翻过那具以奇怪角度扭曲的躯体,清楚地看见头部的凹陷和一片血肉模糊。没有复原的迹象,一点都没有。 
  【罗马诺  脱队】
  
  
  “…如果我们能找到下去的方法…”
  西/班/牙本想借机把这个无缘无故抢他钥匙、又强迫他来这儿的家伙直接推下去,但一种毫无征兆的恐慌电流一般通过,阻止了他。他突然有些晕眩,像是脑海中有什么要破茧而出,但最终什么都没有。
  那种感觉淡去了。西/班/牙莫名其妙,没好气地“建议”同伴:“你可以跳下去。 ”
  罗马诺似乎没注意到他的异样,回了句“我不是傻子”。迟疑片刻,他笑着说:“我们可以爬下去。”
  “可梯子-”
  “-断了,我知道。但又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回去?”
  无视同伴再一次的不配合,罗马诺焦躁地沉思起来,手中玩起了那串车钥匙。一个稍偏的抛掷后,一团银光就这样消失在黑暗中,紧随来自井底悦耳的“哗啦”声。
  他有些愣神地盯着井下,“啊!哦不!我不小心把你的钥匙掉下去了!”
  他的表情没有任何破绽。他是不是故意的?无论如何,西/班/牙发现自己已没有选择,只有搅和进罗马诺的冒险行动中了。
  他看了看那节绳梯,犹疑地低语着:“…从梯子上爬下去…看起来更不容易导致死亡… ”
  说得像他们会死一样。但他感到模糊的不安,仅仅一小缕,却紧紧缠住他。
  罗马诺没有纠正同伴说法的意思,只是一脸“就这么定了”的神情,说:“走吧!”
  那段最要命的自由落体前,他尽己所能做好了准备,包括姿势上的和心理上的,但看样子对减少摔在硬石板上的痛感没什么帮助。他趴在冰凉的地面上,刚松了口气,后背上就狠挨了一下,原来西/班/牙不偏不倚落在他正上头了。
  一阵忙乱后两人总算重新站起来,庆幸地发现自己并无大碍。
  罗马诺活动着关节自言自语,“…原来这就是作为人类的感觉么…浑身都在疼…”
   作为人类的感觉?西/班/牙有些奇怪,但没怎么在意地接了句:
  “如果这有助于你的回复,我要说你真不是个好垫背。”
  罗马诺懒得理会同伴的风凉话了。
  “来吧,”他简单地掸了掸衣服上的灰,“我们要赶在我弟弟做出什么傻事之前找到他…”

异色黑塔鬼扩写(一)

对话全部源自DA上onerandomnameindeed大大的条漫,目前中文版lo主还没翻到这部分,请谨慎点进。侵删。
干巴巴的小学生文笔,但因为不写就浑身难受,还是放上来献丑。
——————————————
       意/大/利走进密道,皮鞋在石板上敲出空洞的回音。他仔细查看隧道两壁,期许着在黑暗中分辨出隐藏在潮湿苔藓和碎石之下的那件东西。没有。只靠那本缺漏的日记完全不够,他努力想在自己被过多琐碎记忆充填的脑海中理出些许头绪来,但不怎么成功。
  "或许在天井。"他这么想,朝前方模糊的光亮走去。
  一段路程后,眼前豁然开朗,他走进一个宽阔的空腔。潮气扑面而来,这里似乎曾是口深井,但在前主人还在时就已改作他用。光从头顶的井口射下来,照亮了一段看起来结实可靠的绳梯。这光耀目得仿佛来自天堂,他却清楚地明白这是魔鬼的诱饵,他已数不清脚下的地板曾多少次溅上同伴的血迹——他的目的也非从此逃脱,而是寻找目前急需的那件东西。
  他仔细检查石砖的缝隙和墙角的沉沙。没有。哪里都不见那东西的踪影。该死,那东西本该在这里。他感到焦躁将模糊的记忆搅得更加混乱,告诫自己冷静下来,这种紧要关头,被情绪左右是可悲的。
        他极力镇定,回忆。
  那东西…在哪儿?
  “威尼斯诺!”
  一声热情洋溢的呼喊打断了他。 他难以置信地抬头,才发现井口多了两个人影。
  “罗-为什么?”
  “大门打不开真是件好事!我就知道这种古堡一定不止一个入口!要找到你真不容易,维尼~”
  那人像没看见他的惊愕似的,用快活的语调继续说着,金棕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着光。
  期间旁边的人想插话却被打断了。 那深褐色的蓬松头发,怎么看怎么像西/班/牙 。
  他竟然也来管闲事?!意/大/利惊异之余,只觉得更生气了。
  “该死的罗马诺!还有西/班/牙?!你特么怎么在这西班牙?——耸肩可不能算回答!!!”
  这周目的意外情况已经够多了,而这两人又没事一样跑来,坚持要给他添烦。焦急和烦躁在给他燃着的怒火添柴加料。 他们以为他们有什么用处?两个白痴!
  罗马诺接下一句却出乎意料,“你把所有时钟都破坏了吗?”
  片刻间,意/大/利毫无防备,任由自己沉浸在震惊之中了。
  “你…你怎么知道?”
  但他不可能知道!他怎么听说了这事,是之前自己说漏了嘴,还是泄露了什么迹象……
  先把这件事放在一边,无论如何,阻止这两个自以为是的蠢货脑袋一热进来帮倒忙明显更重要。
  “我说过让你别管!给我回去!回家去!我告诉过你,我-不-需-要-你!”
  “给我回家!”
  可以明显看到罗马诺的错愕,显然没想到会收到如此了断的回应;但接下来他好像更坚定了:“我不能这么做,维尼。”
  “你可以!从哪来就回哪去,别管我!”
  西/班/牙平静地说:“但这就白费了我们许多时间和精力。”
  可恶,该怎么说服他们,这样下去没完没了,时间又紧迫……  
  “而且我们-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你在经历什么…”
  你又知道什么!意/大/利几乎要将这句话疾吼出声,他不多的耐性早已消磨干净了。
  在焦急中他想到,何必费神去说服?干脆的方法更简单,且有效。或许这被认为是伤人感情的,但意大利向来不在乎。他几乎一瞬间就下了决定。
  “我没时间跟你们扯这个了。”
  他举起匕首,漆黑的刀身上亮起不易察觉的深粉色光焰。一刀劈过,一道细光在半空闪现,绳梯竟应声而断。
  他冷冷地瞥了眼井口两人的惊异神色,警告,“不要进这栋宅邸。”
  “威尼斯诺!等等!”
  无视兄长焦急的呼声,他大步离开,走入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