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lthend

点开试试吧

图力有限...

好菜哈哈哈 我尽力了

(2p hetaoni)
lof的滤镜好强
画的有点老...大概没人认得出来

(异色黑塔鬼相关)

改了异色西班牙的人设,果然还是成熟点好?

画风总在美式日式间反复横跳...

马克笔好难,ps真是救星

(异色黑塔鬼相关)

刚补更新,我对异色普的误解超大

...嘛,去他的虐心纠结,甜味异普多可爱










渣画




starrulet太太版的异色西班牙




人设(有个人脑补成分):


对社交比较冷淡,喜欢一个人待着。怕麻烦,不是不能解决,只是不想管。




容易对他产生“性格温和不容易生气”的错觉。实际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信奉者。有一个清晰的个人zone,领域之外毫不在乎,领域内的碰一点就炸。




求他帮忙基本不可能。除非用他看重的东西威胁。(做好事后绝交被记一辈子仇的准备)








顺便安利一下太太的异色恶友组,有那么点丧,又似乎是“旁观者清”的几个人

异色黑塔鬼 练笔

11章异色普的内心戏,自由发挥了

ooc注意(和之前那个整理也有冲突)


“其实很简单的,你们竟然没想到,真是奇怪...我们两人都是意大利的化身。”


“...所以呢?”


“...你认真的,普鲁士?年轻点的国家不懂也就罢了,怎么你也...?”


罗马诺投来疑惑的目光。他自感心虚,搪塞着:“或许是我上了年纪,不少事记不清了...”


没人注意到他的异常,众人的注意力还集中在意大利人身上。


罗马诺像第一次受此等荣幸,难掩激动的神色。记忆共通、时间轮回、人格更动...他把这些一件件抛出来,用了一种戏剧性的声调,仿佛讲一本科幻小说。


普鲁士其实没怎么在听,还在想刚才的话。一想到话中的敷衍与弱势,便格外不能释怀。哪怕换作几天前的他,也会觉得太过神经质;但身上的异变让他失去了余裕。


确实,平日里他也总是作出退让的那个。但是他自己选择如此的。他早就决定好了,决心告别他那荣光无比、却也罪孽深重的过去...


他已经把一切托付给兄弟,没什么所谓了。这是为他们所不齿的“妥协”,但这“妥协”换来了友善与安宁,这些又是多么宝贵呢...


他放弃了不少东西,但从来不觉后悔。自己想要什么,他还是清楚的。


如今却不同了,并非他放弃什么,却是它们从指缝间滑走。这过程极为缓慢,起初几乎难以察觉,何况失忆的症状也出现在其他人身上。但待他注意到不对,作为国家的过去已经大半模糊不清,仿佛隔了一层薄雾。


而他的自我似乎也随之持续地磨损,他的存在仿佛一点点褪色...


他尽了所有努力,却不能让这趋势有丝毫的缓解。几百年来,他头一次这般手足无措。


他胡思乱想,作用于国家化身的自然法则向来神秘且费解,他当初也不清楚,为何唯独自己逃脱了命运...


或许他真的在老去。或许他真要消失了。


这个想法悬在心里,他从中看见了深渊,不禁战栗。


即便他放下荣誉和责任,一时的风光也早就随风而逝;即便兄弟已经继承他该继承的,守护他该守护的...可他还远远没有活够。


问过多少次,他的回答都不会变。他与他们看似是不同的,本质上却并无区别,是同一种贪得无厌的生物。不然为何他深爱他弟弟,却总忍不住纵容他的依赖呢...


从幸存的时候起,他便下定决心。用这么多年,他磨去利爪,放下暴虐与贪婪;开始学起高雅的爱好,学着注意衣着与品味,学着平和的处事方式...

现在,他装作一个无缚鸡之力的诗人。没有国家和人民,只剩他兄弟,和他所领悟的、所相信的。


他像是一无所有,却已经拥有一切了。这些都是他珍重的,用心爱着的。他多想活下去...

但绳套原来还在原处。只等时候到了,便无声、缓慢地收紧。

终于,他还是要死了。


头晕脑胀,他一时想笑,却梗在了喉头。

(异色黑塔鬼)CH7-CH12异色普剧情整理&分析

#2P黑塔鬼相关(剧透预警,请务必补完前13章再食用)


 

重看了一遍漫画,之前那篇文我脑补过度了,没兴趣写下去,决定直接放整理好的分析。

为了行文方便,直接用常色简称代指异色,反正漫画是平行世界观...

看到这里的应该都清楚,这个普是怪物假冒的。之前的剧情疑点很多,以下为整理:

 

CH7 P6

 
 

  •   

  • Germany: Prussia!

     

  

Germany: You're all right... N-not that I worried... O-or cared! No one does...

  

Prussia: ...

  

Prussia: Oh, dear brother, you may think I am all right, but alas, I will never be...for as long as----

  

Germany: Prussia, no one cares.

Prussia: ...


 

(普看弟弟激动得语无伦次,就敷衍一次文艺,打个圆场。)

 
 

  •   

  • Prussia: ...You weren't looking for us?

    Germany: We have more important things on our minds.

    France: Told you.

    Prussia: ...

 

(弟弟直白表示,我们优先找出口,不care你的。)

 

CH7 P7

 
 

  •   

  • Prussia: Sometimes I wonder if peace is even achievable in a world of war and hate... Deep down, I already knew...

    Germany: Prussia, no one cares.

    Prussia: Exactly.

    Germany: !

    Germany: Prussia? Are you alright?

    Prussia: Oh, I was just thinking. I'm fine.

    Germany: ...

    Germany: I'm glad you're not dead.Das weisst du, oder?

    Prussia: Ja, ja.

    Prussia has left the room.

    Germany: ...((What's up with him?))

    Germany has left the room.

 

(德发觉普状态不对,笨拙地尝试表达心意,对方转身就走。总之互相伤害...

 

总结见推测1)

 

CH8 P1

 
 

  •   

  • 意大利说自己累了,普立刻说:He needs a place to rest.

     

  

  • 事件 小女孩的声音

     

  


 

*snickering

 

                     *snickering

 

                                          *snickering

 

    Coungratulations.

 

              Coungratulations.

 

            YOU ARE-

Prussia: Shut up!!!

 

Japan: Whoa! What's the matter?

 

Prussia: Oh... S-sorry... Did you just hear...

 

Japan: ...?

 

Prussia: N-never mind. Really, I'm sorry...

 

Japan: ...

 

Japan has left the room.

 

Prussia: ...

 

(见推测2)

 

CH8 P2

 
 

  •   

  • 普看见了庇护所的魔法。

     

  


 

CH9 P5

 
 

  •   

  • Germany: Hang on- So if Romano knows what's going on in Italy's head, then he'd know why Italy's behaving so strangely !

    Prussia: ...He's been acting oddly?

    Germany: Oh... didn't you notice?

    Prussia: I-I guess not...

 

(见推测3)

 
 

  •   

  • 普发现了伊出事的那扇门。

     

  


 

CH9 P7

 
 

  •   

  • (私心)得知国家化身可能死亡,普显得很平静。

     

  


 

CH10 P3

 
 

  •   

  • Prussia: Both Italy? You two are the same person?

    Romano: ... Really Prussia? I can understand a younger nation like Germany or America, but you?

    Prussia: O-oh. must be my old age- memories going... Sorry...

 

(同推测3)

 

CH10 P6

 
 

  •   

  • Prussia: Shouldn't we listen to Romano? We're stronger together...

    China: Yeah, but we'll learn more spilt up.

    ......

    Prussia: Ah well...((Guess one can't keep them together for long...))

  •   

  • 罗马诺讲过去的事,普:"Grandpa Rome"?(推测3)

  

  • 去四层看看的建议是普提出的。

 

CH11 T Attic P1

 

普叫住亲分,两人坦诚了各自的负面情绪和忧虑。

  •   

  • Prussia: I... also have to face the fact that... Pacifism won't do anyone, but that thing, any good.

  •   

  • Prussia: I wanted to prove that I am more that what people remember of me. But here... I can't pretend I'm something I'm not.

(推测1)

 

CH11 T Attic P2

  •   

  • 事件:四层的帘子

    Spain: Uh...Prussia? You know we're here to help that mochi, right?

    What are you doing?

    Prussia: Oh, nothing! Just... Um, this curtain, It gave me the same kind of feeling that the curtain hiding the safe room door did.Like it's something I don't want to take notice of...

    I was wondering if it's possible that it's hiding something too.

    Spain: First, let's get this mochi out. We can worry about that curtain later.

    Prussia: Oh, yeah, ok...

 

(在探查英国的庇护所...)

 
 

  •   

  • 团子害怕普。

     

  


 

CH11 TA P3

 
 

  •   

  • 地震(隐藏楼层开启)时,普显得很惊慌。

     

  

  • 事件:心跳

 

poch poch, poch poch, poch poch, poch poch...

 

Prussia: What the...? My heart shouldn't be beating this fast! But why would I be...

 

Prussia: Am I... dying?

 

Prussia: ... Ah, it's probably nothing.

 

Prussia: ... Yeah. Being away from the safe room and not running into That Thing for so long must have me nervous. That's it.

 

Prussia: ... I hope...

 

(见推测4)

 

CH12 P1

 
 

  •   

  • Prussia: ((What's wrong with puzzles? They're fun...))

     

  


 

CH12 P2

 
 

  •   

  • 气氛蛮欢脱的,普还积极解谜。(真不知作何感想...)

     

  


 

CH12 P3

 

(诸位都懂,不说了)

 


 

分析(脑洞):

 

怪物伪装成普的原理:用魔法为自己加上一个“普”的表人格。

 

为避免暴露,怪物作为里人格潜伏,适当时刻对表人格进行引导和暗示。

 

如此一来,表人格成了一个隐蔽的活监视器+定时炸弹,自己却始终不知情。

 

魔法解除的那一刻,表人格就被抹去。(等于是死了)

 

推测1:表人格在乎兄弟,因洋馆的经历反思自身的道义,和朋友敞开心聊天...这些都是真普也会做的。或许可以把表人格看作真普的不完全体(联系推测3)

 

推测2:假普用提议引导众人的决定,得以进入庇护所。小女孩的祝贺是对里人格的。

 

推测3:表人格记不清的事大多年代久远。推测怪物只有普在洋馆中的记忆,更早的记忆无法触及。这也导致复制出的普性格不太完全(联系推测1)

 

推测4:心跳加快估计是怪物对隐藏楼层的感应,或只是假普的里人格快出来了...总之信息太少不好推测

 

最后,假普视角总结一下(浓缩版脑洞,就不写文了):

 

我是普鲁士。自从被困在这宅子里,总觉得自己有点不太对劲。

我知道,不知名的灰色怪物,时间错乱,奇怪的记忆...但我指的不是这些,是更奇怪的,只有我一人经历的...

 

像有个小女孩的声音,一直在我耳边低语...像有次突然心跳加速,真吓人呀,还以为我大限将至...像过去的一些事,别人一提起来,我竟是全无印象...

...

 

大概全是这古怪的宅子,对我造成了什么特别的影响...瞧,我身体无碍,兄弟和友人也在身边,还有什么可忧心的。对,一定是我想多了...

...

 

咱们试试这么做,怎么说呢,我有一种预兆...

...

我想通了,死守和平主义并不可取,说实话这也太不现实...

...

西班牙,你是这么想的?和你认识那么久,竟然没看懂你,我也真是...哈哈...

...

怎么了,不就是谜题,不是蛮有趣的?...

 

......

 

...阿西你说什么呢,什么信,什么基尔伯特?我怎么听不懂啊?...

 

...各位,站这么远是做什么?我是和平主义者,我手无寸铁。你们这样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这是什么语气,这样和你兄长说话?...

 

“假货”?连你也要怀疑我吗,我亲爱的兄弟?...


...天啊,你们一定是弄错了什么!...我就是我呀,怎么可能是别人!这我自己最清楚!

我是前日耳曼帝国,我是德/意/志的兄弟...与法国和西班牙是多少年的旧交了,即便他们不在这里...喜欢诗词和文学,和平主义...没错吧?

对吧,你们瞧,我就是如假包换的-






 

不是普鲁士

 


 

(心愿已了,可以躺尸等死了)

交际舞(2P黑塔鬼相关 异色天使组)

无脑傻白甜短篇,人设是按漫画来+个人理解,重度ooc。

这里是控制权稳定的Arthur(主人格),私心觉得在卢面前奥利不会把副人格放出来,可能会有点违和


“...会跳舞吗?”

“...什么?”

“你会跳舞吗?不说复杂的,就交际舞那种?会跳吗?”

“...”

“不会?”

“...谁说了-”

“那就跳?”

“...”

“来来来,跳一支?”

“...”

“果然是不会啊。”

“...管你什么事。”

“不会的话,教你好了~”

“...!”

“反正咱们也没事干,偶尔来一次也不错。”

“...”

“害羞了?”

“...”

“就当陪我玩玩?就一次,又死不了。”

他犹豫一下,缓缓起身。

对面的意大利人一个微笑,也站起来。

“传言那位英/国园艺、厨艺与缝纫无不擅长,竟会在这方面苦手,真是难以想象。”

他有些不爽,顶了回去。“听闻某国化身全心奉献于勾心斗角和砍人,爱好全是用血画油画、人肉做意面这类,看来也是误传了。”

“呵,看来是了。传言真是不可信。”

意大利人绕过桌子,朝他伸出手。

“请?”

他迟疑着,还是遵从他的指示,把手放在对方肩上。

“往左站一些。好,你总会最基本的舞步吧?...这都不会?算了,跟我跳就好。”

还没准备好,意大利人就挪起步子,身姿令人讶异地轻盈。他不愿服输,脚却不听使唤,不时踩到对方和自己。

“慢慢来,别慌。没事,继续。跟上节奏就好了。对,就是这样,没错,好,好,现在感觉不错-”

他动作一时有些急,两脚打了个绊子,失去了平衡。

“你这也太笨了吧!”

他跪在地上,同伴笑起来,笑的喘不过气。他气恼地盯着对方,不知今天这是哪一出。

笑声停下的时候,那张褪去了笑意的脸上,却是一种并不快活的神色。

意大利人像在回望他,但目光擦过去,投向他身后的墙壁。

屋中一时显得安静。

“抱歉,不闹了。”

同伴走过来,拉起他。

同伴隔着几个凳子坐下。手指敲着桌面,盯住桌上那几份文件,沉默不语。

气氛再度沉下来。

过一会,对方突然开口。

“其实传言没错,我的兴趣没一个是正常的。但跳舞,你知道我跟谁学的?”

“...”

“是我兄弟。”

朋友脸上不知是怀念还是怅然。

“有一天他拉着我,非要我学。那时见他就像见了蟑螂,但还是拗不过,学了一点。”

“现在才明白为什么。那时我扔垃圾一般对待感情,但他一走过来,我就得承认,对他的那份在乎是不会变的。”

朋友把胳膊搭在桌上,双手合十。

“那时我讨厌他又拿他没办法,一见面就烦,巴不得他消失。如今他可算不见了,但我怎么想呢?多奇怪,我想再看看那张欠揍的脸。”

朋友沉思着。

一时间没人说话。空气在嗡嗡的响。

朋友抬起头,望向他。

“多谢你陪我胡闹。”

“有你这位朋友,我觉得多荣幸,你大概想不到。”

朋友盯着他的眼睛,脸上没有半分轻佻,或局促。

他一时沉默,也平静地望回去。

“...我也是。”

朋友看他一会,笑了。

又是安静,但时间不再难熬。

逝去(异色普中心,2P黑塔鬼相关)(1)

改编自starrulet的漫画。主异色普,有异色恶友和芋兄弟。

情节和角色以漫画为主,加了不少个人的脑补,ooc了还请轻拍

更新龟速

 

0

 

“Forgive me,Lutz.

他推开门,毫无迟疑。

 

 

 

 

1

 

“你觉得他们会来找人吗?”

“怎么不会?”

自己的估计果真没错。法/国抬起眼。

十分钟前,那只硕大的灰色怪物嘶吼着,用铁爪扒着牢门撕扯,一阵可怖的巨响,简直要拆了整个宅子。

怪物终于放弃。等它最后的气息也彻底消失,监狱中的三人总算放松下来。但他们被锁住了,牢门非常坚固,也没人会撬锁。能做的唯有等待。

经普/鲁/士解释他们总算弄清情况。美/国骂骂咧咧的模样还历历在目,两人好一番劝,待他消停,已经没什么力气去忧心未来。

年轻人瞪着铁门,在一边生闷气。两人不去管他,靠在墙角稍事休息,无事可做,索性开始聊天。他们是老朋友了,虽然在某些国家那里,朋友这个词等同于懦弱天真

法/国自然明白所谓的规则弱肉强食”“利益至上这类早已听厌了的东西...是啊,靠这些才能赢,谁不清楚呢。但不少国家视之为信仰,把这一套也带进了平日。他只得钦佩他们的精力。闲暇时,他更喜欢抽烟,或是宅在家里干点自己想干的。

他自认看人还算比较准。但大概正因如此,对普/鲁/士的这份过度乐观,他向来有点没辙。甚至可以说,有一分微妙的憧憬。

但如今明显不是乐观的时候。他决定还是告诫一下朋友。

...他们和你不一样。想想吧,即便意大利和日本还算守信,但对未经誓言的,他们一般...

见朋友投来的目光,他换了一种说法。这么说吧。对他们而言,逃生如今更紧要。

...但有我兄弟。

他决定谨慎选词。...是的,他在乎你,但...毕竟,有他朋友在身旁,再加上他自己...容易听从别人-

你说什么。

他有些尴尬,试图找更委婉的说法,没有成功。

“...没有其他意思,只是你想的未免太好了。如今局势很乱,不知会发生什么...还是防备一些吧。

普/鲁/士一时沉默。

他等了许久,考虑要不要接话,却听见对方说:他是我兄弟,你怎么有我了解他呢。

法/国一怔,侧头看去。朋友盯着天花板,目光闪烁

他觉得哪里不对,又不好问。只得岔开了话题。

 

2

 

德/国一进门就看见熟悉的白头发,忍不住叫出声。

"普/鲁/士?!你没事...我这、别误会了,我不是担心你...谁在乎你怎么样,没人会关心...

不禁骂自己,这就开始胡说八道,你也太夸张了。其他人应该没注意?希望没有。

对方没答话,他正有些疑惑,面前的哥哥就抬起头,慢慢地说:

唉,我亲爱的兄弟,或许你觉得我安然无恙吧。但我真想告诉你,与你分隔许久,我是多么...

普/鲁/士,谁会关心这事他克制住心里的舒缓感,尽量说得冷淡一些。

所有人差不多到齐时,哥哥又问:...你们不是在找我吗?

我们有更重要的事他放下这句话,心想不愧是哥哥。一边的法/国似乎说了什么,他没听清。

众人商议起行动方针,但不太顺利。他们这群人本就相互看不顺眼,是因情况特殊,又是目标一致,才勉强一同行动。如今眼见逃生有望,又开始各打自己的算盘。

局势越来越乱,意/大/利冲出房间,追杀的还是那位人见人爱的英国。他实在不太感兴趣,但大部队已经追出去,又是盟友闹事,没有不跟上的理由。

耳边哥哥又在念叨。

有时我真想知道,在这满是战争与憎恨的世间,和平是否确实可行...即便我心里已经清楚...

这种事谁会在乎。时机可真好。他话中带上一丝不耐。

却听见对方淡淡地说:确实。

他暗自吃惊,回过头,才看出兄长脸色不太对,眼里有些陌生的东西

他犹豫着问。

...普/鲁/士,你怎么了?

?哦,没什么...想些心事

哥哥望他一眼,又好像没在看。

他心里有点乱,总觉得该说些什么。一时焦急,最难以启齿的那句也吐出了口

...你还活着,我其实很高兴。那个,你能...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兄弟含糊地应了一声,径自赶上其他人。

他怔在原地,一时分不清自己在诧异、失望还是愧疚。

但这之外还有什么。凝望兄弟的背影,那感觉似乎愈发清晰。某种奇特的异常感。

哥哥究竟怎么了?

他追上去,心里却升腾起不安,仿佛什么预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