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

异色黑塔鬼扩写(一)

对话全部源自DA上onerandomnameindeed大大的条漫,目前中文版lo主还没翻到这部分,请谨慎点进。侵删。
干巴巴的小学生文笔,但因为不写就浑身难受,还是放上来献丑。
——————————————
       意/大/利走进密道,皮鞋在石板上敲出空洞的回音。他仔细查看隧道两壁,期许着在黑暗中分辨出隐藏在潮湿苔藓和碎石之下的那件东西。没有。只靠那本缺漏的日记完全不够,他努力想在自己被过多琐碎记忆充填的脑海中理出些许头绪来,但不怎么成功。
  "或许在天井。"他这么想,朝前方模糊的光亮走去。
  一段路程后,眼前豁然开朗,他走进一个宽阔的空腔。潮气扑面而来,这里似乎曾是口深井,但在前主人还在时就已改作他用。光从头顶的井口射下来,照亮了一段看起来结实可靠的绳梯。这光耀目得仿佛来自天堂,他却清楚地明白这是魔鬼的诱饵,他已数不清脚下的地板曾多少次溅上同伴的血迹——他的目的也非从此逃脱,而是寻找目前急需的那件东西。
  他仔细检查石砖的缝隙和墙角的沉沙。没有。哪里都不见那东西的踪影。该死,那东西本该在这里。他感到焦躁将模糊的记忆搅得更加混乱,告诫自己冷静下来,这种紧要关头,被情绪左右是可悲的。
        他极力镇定,回忆。
  那东西…在哪儿?
  “威尼斯诺!”
  一声热情洋溢的呼喊打断了他。 他难以置信地抬头,才发现井口多了两个人影。
  “罗-为什么?”
  “大门打不开真是件好事!我就知道这种古堡一定不止一个入口!要找到你真不容易,维尼~”
  那人像没看见他的惊愕似的,用快活的语调继续说着,金棕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着光。
  期间旁边的人想插话却被打断了。 那深褐色的蓬松头发,怎么看怎么像西/班/牙 。
  他竟然也来管闲事?!意/大/利惊异之余,只觉得更生气了。
  “该死的罗马诺!还有西/班/牙?!你特么怎么在这西班牙?——耸肩可不能算回答!!!”
  这周目的意外情况已经够多了,而这两人又没事一样跑来,坚持要给他添烦。焦急和烦躁在给他燃着的怒火添柴加料。 他们以为他们有什么用处?两个白痴!
  罗马诺接下一句却出乎意料,“你把所有时钟都破坏了吗?”
  片刻间,意/大/利毫无防备,任由自己沉浸在震惊之中了。
  “你…你怎么知道?”
  但他不可能知道!他怎么听说了这事,是之前自己说漏了嘴,还是泄露了什么迹象……
  先把这件事放在一边,无论如何,阻止这两个自以为是的蠢货脑袋一热进来帮倒忙明显更重要。
  “我说过让你别管!给我回去!回家去!我告诉过你,我-不-需-要-你!”
  “给我回家!”
  可以明显看到罗马诺的错愕,显然没想到会收到如此了断的回应;但接下来他好像更坚定了:“我不能这么做,维尼。”
  “你可以!从哪来就回哪去,别管我!”
  西/班/牙平静地说:“但这就白费了我们许多时间和精力。”
  可恶,该怎么说服他们,这样下去没完没了,时间又紧迫……  
  “而且我们-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你在经历什么…”
  你又知道什么!意/大/利几乎要将这句话疾吼出声,他不多的耐性早已消磨干净了。
  在焦急中他想到,何必费神去说服?干脆的方法更简单,且有效。或许这被认为是伤人感情的,但意大利向来不在乎。他几乎一瞬间就下了决定。
  “我没时间跟你们扯这个了。”
  他举起匕首,漆黑的刀身上亮起不易察觉的深粉色光焰。一刀劈过,一道细光在半空闪现,绳梯竟应声而断。
  他冷冷地瞥了眼井口两人的惊异神色,警告,“不要进这栋宅邸。”
  “威尼斯诺!等等!”
  无视兄长焦急的呼声,他大步离开,走入黑暗。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