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

【改写】Re0第五章18节选段

看web翻译实在不顺就改了一段。

无责任改写,没有日语基础。纯属自娱自乐。



距昴离开公园已过十分钟。


“我还真是废物呀。”


买完东西走出商店,昴看了看袋子里的东西,叹了口气。


为准备点心不得不离场跑腿的昴,瞄准合适的商店尽快完成了购物。虽在半途被普利斯特拉著名的美食——名为“Gina Jelly”的特产勾起了兴趣,但实在没勇气把那个买回去带给普莉希拉。


要说成害怕两方阵营的关系恶化也可以,但本意只是惧怕普莉希拉的反应。


“不过名字和‘鳗鱼浆’好像啊……味道也会差不多吗。没勇气确认是蛮丢脸的,但也不讨厌这样的自己啦。”


昴边对复杂的自我审视发着牢骚,边以轻快急促的步子沿着通往公园的路径跑去。


只走开了十分钟,与贝蒂联系的专用通道那边也没传信说有突发状况。


尽管如此,自己仍抱着要尽快回去的男子气概——但是,


“啊,不好意思”


快步转过弯路,刚进广场便差点和人撞上。慌忙躲开,昴还是转过身道歉。


“抱歉。虽然我觉得没撞到,不过你没事吧?”


“喂我说小哥。你那是谢罪的态度吗。要道歉就给我拿出更多诚意啊。”


差点撞到的男人对昴的赔罪回应粗鲁,一幅要找茬的样子,但看清昴后对方神色一变。


同时昴脸上也显出讶异。


“什么啊,是珍吗。就算被菲鲁特雇佣你还是做小混混一类的行当吗?”


“好烦啊!所以说过我不是珍了吧!为啥你这家伙也在这种地方啊!”


“没和汉和顿在一块儿吗?只见你一个人还真稀奇”


“管他稀不稀奇,你到底要问什么。咱们没有足够让你觉得稀奇的交情吧。烦死了,滚开”


“变这么冷淡了。咱们明是共经生死的关系不是”


“我怎么没印象啊!?”


对昴的自来熟,拉琴斯厌烦地回应。


昴自己也觉得,会对他这么有亲近感真是个谜。大概是心里的凡人感应器把珍汉顿当做同伴看待了。


这世界里遇见的净是些厉害人物,偶尔碰上他们这类对手总禁不住松一口气。


明是一度死在对方手上,自己还真是胆子大了。


“总之别管我!我正上班呢!”


“不务正业总爱惹事的你竟在工作…伦家好欣慰哟”


“这谁啊!”


对装哭的昴咂了咂嘴,拉琴斯把昴晾在一旁走入人群。被如此冷酷对待,昴挠着头反省。


自己总拿捏不好与人的距离,不注意这个坏习惯偶尔就会弄成现在的情况。


目送拉琴斯消失在人海里,昴打算回去了,再次朝公园迈步。抬步的脚却突然停住。


“嗯?”


那是因心中惊疑发出的呜咽。


眼前正是停步的缘由——诸多同样驻步的人们。


拉琴斯混入的人群纷纷停下脚步。见此情景昴也不由得停下了。顺便一提,本应消失在人群里的拉琴斯被驻步的人墙挡了路,只好咂着嘴从人海中挤了出来。


“什么情况,这帮人怎么回事!到底在看什么”


焦躁地叫骂,拉琴斯顺众人的视线看过去——是头顶高耸建筑物的屋顶。


那是格外高耸的建筑,其高处的尖端镶着魔刻结晶、起钟楼作用的建筑物。大都市或城镇里常设有被称为刻限塔的建筑,一座城里设置好多个都是基础了。


都市普利斯特里拉也是同理,为确认时间四处散布多个刻限塔。那座刻限塔也是众塔中的一个。


但,


“——诶呀,还真是。打扰各位了。对不起呢”


人影从刻限塔敞开的窗口现出,在危险的窗沿站立。


那人以奇妙的打扮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像感动于被视线沐浴般发出颤抖的声音。


“谢谢。就真的只是一小会儿,请让我占用一下各位的时间”


口上说着谢罪的言辞,但比起谢意,总觉得更近于以自身意向为优先、自以为是的声音。


颤声刺耳地破音,传入耳中就激起如狠命揪掉心脏般的不适。


会有那奇怪的感觉,恐怕是深受那人怪异外观的影响。


——那人以杂乱卷着的绷带覆盖头部,仅露出闪耀的双瞳睥睨世界。黑色外套紧裹身体,双腕绑了长而不规则的锁链。拖拽着末端擦地的锁链,那人在塔上方急促地来回踱步。


对移不开视线的人群,那人微笑了——恐怕是,为叫人看出是微笑,阴惨地扭曲被绷带遮住的嘴角。


“对不起。我是魔女教、大罪司教‘愤怒’担当”


道出可怕的头衔后,自报姓名。


“——名为席里乌斯·罗曼尼康帝”


“恶意”如是说道,狞笑起来。@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