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

无糖牛奶巧克力 第八章片段试翻(无授权)(上)

刀。含血腥暴力情节。虐衫预警。

原作:Sugarless Milk Chocolate by Starrylitme(ao3)

大量词句不通和胡乱翻译,欢迎纠错提建议哈。

 

之前的剧情大概是chara一直在刷屠杀并靠这个试图和Sans交朋友(?!),有次Sans嘴上说“咱这么着也没意思就让你pass吧”,回头就在大门前挡了排骨头。

事实证明惹Chara生气后果还是很严重的。

 

 


“Sans.”

“小鬼。”

Sans偏了偏头,笑容一如往常。“Heya.还在为上次那事生气?我可说话算话了——算不上骗人。要你理解错了跟我可没关系。”

“骗子。”干脆尖锐的一句,Chara眯眼直瞪他,“Sans,你有时真是满肚子胡话(1)。”

“哈,怎么会呢。你看,我就是副骨架,哪来的肚子。”Sans站在原地悠闲地晃着。他笑得稍微开心了那么点。“嗯,大概有那么一部分是我的错吧,我说的不够清楚。承认这个会让你高兴点吗?”

Chara听了这话确实打起精神,眼神亮了些,勉强露出微笑。“大概(2)。你真是这个意思?”

“怎么会(2)。”Sans说得直截了当。“这怎么是我的错,是你没上心,小鬼。好了,现在咱们直奔正题。这是第几次了?真多亏某个闲过头的小屁孩啊。”祂听到这儿不禁窃笑起来。

“我还不急呢。”祂快活地捏着嗓子,说得一本正经,“毕竟Sans,整个世界的时间都是咱们的。咱们可以慢慢来。这样和你意吗?”祂用更甜的腔调接下去,“听起来不错吧?只要你不太过分,我可以对你很温柔的Sans~”

Sans身子只向后靠。这个动作很微妙,但祂还是看出来了。

“Wow.”Sans抽了口气,送出一阵发颤的笑声。“你能别用那么吓死人的口吻说话吗?”

“Hehe.诶嘿嘿。要你觉得更舒服,对你冷酷点也行。”这么说着Chara还是叹了口气。“但我希望你知道...Sans,我还生气的时候,再见你蠢脸上这个笑容就比较烦人了。这时即便你不想,我也一定要砍你几刀。不过嘛!”

祂弯起眉眼,满端端的明朗快活。“你知道那些谚语吧!苦难铸造性格!杀不死你的让你更强大!某种意义上我可在帮你呢!”

“是吗?”Sans丝毫没被说服,露出几分不快。“你不觉得你满口胡话吗?”

“粗鲁。”Chara喘着,笑容有点僵硬了。“就是你的错。因为你的固执——本来很好懂的事,我还得把你拉到我的视角去看。但我得说这很有意思,你的抗拒很可爱,即便它在消磨我的耐性。”

Sans低笑,摇摇头。“那我的耐性已经给磨没了,小鬼头。别再废话,咱们干正事吧。”

 

于是审判继续。Chara自不会轻易放过他。祂动作更快,躲闪更灵巧,即便他还能凭运气打中几次——而好几次他仅能惊险地躲开,那小鬼只差一点就能把他劈成两半。

“哈。”有次他咕哝了声,才发觉外套正面已遍布划痕。Chara朝他格格笑着,手里摆弄着小刀。Sans紧捏住划得最深的口子,它扎穿了左口袋。“呃,你可真蛮努力的。那我也尽可能认真些吧。”

紧接便是一连串闪现攻击,孩子必须快速反应,看准时机跳起或滑出攻击范围。这几个动作祂做得越来越好。很容易看出祂之前就这么做过。

Sans的笑有些维持不住了。小鬼的劈砍他照旧一步不错地躲开,即便那把刀离得越来越近。

只要时间足够。那小鬼必中无疑,只要时间足够。

大批骨头被召唤出来,想把孩子逼远,却被祂探出身一够,得偿所愿。裂口不如以往的那般深——但痛楚仍极快地变作折磨。

Sans尝试瞬移到远处,只落得跌在原地捂紧伤口。红色开始渗出,蔓延扩散,他双腿颤抖。

“好吧,”他苦笑着,低下头看那道伤和骨指间渗出的红。“哎呀。这次我想就这样了。”

但眨眼间,记忆还灼烧着,伤已梦一般消失不见。Sans稳住呼吸,用最快速度进入警戒——还是不够快,孩子将他一刀劈开。

这次他蹒跚着后退,只有睁着空洞的眼窝,无助地看Chara居高临下的笑意。接着他亲眼目睹世界如何停滞,万物如何闪念间复原。

他再度站稳时,昏然辨不清方向,记忆和现实脱节的空当,已被孩子又一次击倒。

"又砍到你啦。"祂尖叫着,世界再度重置。这回他立刻瞬移出足够远,侧步躲开Chara的挥砍。

祂依然那么快活,朝他微笑,棕红眸子里闪着恶意的光。

"你变慢了,"祂笑着说。"你是觉得不舒服吗Sans?"

他还紧抓着被砍中的地方,即便那里完好无损。连'初次'战斗的伤痕都没留下。痛感持续着——他的记忆坚持认为那儿还在疼。

"看你的表情…"孩子吃了一惊,高兴得喘不过气来,"你好像挺吃惊呀(3),Sans!"祂哈哈大笑,但很快平静下来,斜着头朝他笑了。"当然,我理解你的痛苦。濒死体验后很难集中精力。但你会习惯的。"

祂说着,又冲了上去,轻哼着躲开他每一次攻击。Sans旋即挥手,左眼闪烁起蓝绿和明黄。一声"叮",Chara便给甩向一个柱子,接着第二个,第三个...重复着重复着,而他胸口的痛感愈发剧烈。

他停下了,将祂的身体狠命摔上瓷砖。响声重得吓人——但如今他只剩力气按住那个不存在的伤口。

Chara设法撑起身子,虽然笑时已在发颤。Sans也战栗着,呼吸不稳,虽然按理说他并不需要空气。Chara又送他一个明媚的微笑,开始站起。

"Sans,"祂说,声音几乎可称是温柔的。"Sans,没事儿的。你会习惯的。一开头总非常痛。但一旦你适应了,你会开始喜欢它。毕竟,就算一切那样虚无,这痛苦也能让你不再怀疑,你确实是活着的。"

Sans后退一步,深深吸气。他稳住身体,回视的目光里只剩反感。

"能有我来帮你不挺好的?"Chara问,无疑是戏弄的语调,"哦,但你的表情是怎么说的?下地狱去,对吧?"

Sans只愤怒地喘息。

"Hehe."祂不禁捂嘴笑起来。"没关系。我其实不太介意。毕竟这该死的地方只能用地狱形容。继续我们的死亡之舞吧,Sans。来?"


 

(未完待续)

注:

(1)-You're full of it. -...I'm nothing but bones.

(2)两句都是Not really.

(3)be thrown for a loop(被甩了一圈?)= 大吃一惊

同时loop也有轮回的意思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