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lthend

异色黑塔鬼改写(二)【重发】

改了改当年的文。

改编自starrulet的漫画,胡乱翻译的,不是每句都对的上。

内容是漫画第九章part3(愚人节版本)。剧透注意。

文笔还是小学生。

------------

  罗马诺盯着绳梯还在摇晃的那半截,半晌终于道:“……他都不问我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 

        虽然早料到结果,被小看的滋味还是不好受。

  他叹了声,算气闷也算无奈。“他性子可一点没改。” 

  “只是些小习惯没改,就此不能断定他真的没变啊。” 

        他斜瞥了眼身旁的褐色卷毛,心里不禁嘀咕,你又来了——硬扯开话题好泼人冷水。

  “咱们还是回家吧。又帮不上什么忙。他自己都这么说的。” 

        “给我回来西/班/牙。”

        深褐头发抽身要走,被他一把拉住。

  “我话就搁这儿了。今天我们必须留下。”

        都说了,就这个没得商量。这宅子里的荒唐事必须了结。

        无论为哪个理由,面上的还是心里的。不惜一切代价。

        管我兄弟喜不喜欢。

++++++

  “我们这么番折腾就为了帮你弟,而意/大/利他-" 

  “他根本错了。他错得离谱。”

        金棕头发语气坚决:“他太勉强自己了。他自以为没问题,但你瞧,这破房子已经困了他这么久……”

   西/班/牙不为所动。

        “他看着像明白自己在干什么。而你...”

        他眯起眼,看透什么般:“你估计不是真要救他,是想借这个机会逞逞英雄吧。” 

  对方甩了他一个白眼。“嗬,你是会这么想。” 

  这反应好像比他预计的和缓。

        就如穷人最爱钱、丑八怪最在意容貌,作为相对“无能”的意/大/利化身,要在平日,眼前这家伙但凡被质疑能力,指不定怎么吹胡子瞪眼。

        今天是怎么了?

        西/班/牙盯着他,但那双湛蓝的眼睛没一点心虚的样子,镜面般把投来的怀疑悉数返还。

        所以,这次他是真心要救他哥?——不过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他想着,决定先把话讲清楚点。

  “从你跟我说的那些来看,那群人是昏里昏头就这么全进去了。我可不想去招他们。你爱干嘛干嘛,反正我要走了。” 

  “那你是忘了最初为什么来吧?西/班/牙,你的车钥匙还在我这儿呢。” 

  “……”

        好吧,忘了这个。

  西/班/牙终于想起他那辆还扔在野地里的兰博基尼。那是新车,车龄不足一月的定制版,宝石蓝车身给绿茵衬得那样鲜亮惹眼,足够令每个撬车贼一见倾心。

        这样,他就被拴死在这地方了,想回也回不去,还得帮这家伙出风头。

        呵,罗马诺 ,你很能呀。但你以为我这么容易上套?走着瞧吧。

     “我们得帮他们。” 金棕头发转回正题,先一步走到井口,探身下望,那块相距甚远的地板只有一小角蒙受了日光的临幸。

  “…要我们能找到下去的方法…” 

        ...下去的方法?

        这还用找?只稍豁出去点...

        西/班/牙皱了皱眉,却没再挖苦什么。机会难得。

        原谅他的报复吧。谁叫这次他真被惹火了呢。

++++++

        “这很简单啊。”

  “真的?我以为你-” 

  不会好好帮我呢,罗马诺半句没出口,背后一股推力。

        黑暗。失重。 

  错愕和惊惧在脑内搅作一团。某一瞬被背叛的感觉梗在胸腔,但接着他明白过来,以西/班/牙的个性就会这么做——只要他不知道。

        那件最重要的事,为骗他下水,特意瞒了他。

     呵,不成想是咎由自取。

        他最后的悔意撞上石砖,碎作千万片。已无意义。

  

++++++

    

   西/班/牙踢起井边第二十五块石头,终于沉不住气了。

   “…罗马诺?” 

  没人回应。 

   “罗马诺!” 

  深井那边只传来空旷的回声。 

  伤口恢复不会用那么长时间。他怎么还没反应?

        那家伙难不成真动气了,故意不理他?

     呵,他承认这恶作剧过火了些,但他总体是没做错的,这法子确实快,虽然疼了点。

        我们又不是普通人类,轻易死不了,在乎这个干嘛。

       ——所以,你心慌个什么呢?

       西/班/牙这么跟自己说,但不安感还在膨胀,没一点停下来的意思。

       算你赢了,他暗想。走到只剩几节的梯子边上,他试探着踩了几脚,绳索粗而结实,想必若没断掉,他们平安地下到井底是不会有问题的。

       他顺着爬下去,到最后一节,犹豫一番,还是咬牙松了手。

       短暂的失重,背上传来的痛感比预料的强些。他挣扎着站起身,拍掉外套上的灰尘。

    井底比想象中幽暗许多,一时只见那一角刺目的阳光。

       他静等眼睛适应黑暗,又喊了一句: 

  “罗马诺?” 

     声音碰在潮湿的砖墙间,激得井底空气震颤。余音回荡,许久,一切终复寂静。 

        无人回应。

  他环顾四周,灰绿色瞳中尚存慵懒与镇定——直到视线撞上那个倒在暗红里的人影。 

  “罗马诺??” 

  他克制不住手的颤抖,翻过那具以奇怪角度扭曲的躯体。正午的阳光洒下,照亮已变形的头部和隐约露出的白骨。

       没一点自愈的迹象。

       红泊泊流淌,给黝黑的砖石衬得鲜亮惹眼,煞是好看。

        【罗马诺  脱队】 

     fin.

  

评论(4)

热度(18)